施一公的呐喊:这是中国潜伏的最大危机!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0月14日 17点5分 PT
  返回列表
59256 阅读
73 评论
中国封面

“我们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转化不出来,不是缺乏转化,而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

  中国大学出问题了!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了,这是中国潜伏的最大危机。人人向钱看了!而中国又缺乏知识产权的激励和保护机制。年轻精英的天赋潜能在悲号!大国经济基础不稳!

  我们大学可以开会自行决定已经进入世界一流大学,但是全球大学最新排名,北京大学92与清华大学98,只是勉强挤进全球大学前100。

  施一公的呐喊,应该被听到!

  王育琨记

  2020.10.12


  施一公: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是中国潜伏的最大危机

  如今我们的 GDP 已经全球第二,但是看技术革新和基础研究的创新能力,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排在 20名开外。

  有的人或许会怀疑,认为我说的不对,会说我们都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了,怎么可能创新不够,我们都高铁遍布祖国大地了,怎么可能科技实力排在 20名开外。

  我想说的是,你看到的指标和现象,这是经济实力决定的,不是科技实力决定的。我们占的是什么优势,我们占的是经济体量的优势。

  在海外的时候,只要有人说我的祖国的坏话,我会拼命去争论,因为我觉得我很爱国。

  四月份,我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上领奖。晚宴时,与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谈到中国的科技发展,他很不屑一顾,我觉得很委屈、很愤懑,但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你们在哪儿?但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在国内,我觉得自己是个批判者,因为很难容忍我们自己不居安思危。我们对国家的科技实力和现状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怎么发展,怎么办也要有清醒的认识,并形成一定的共识,而不是仅仅停留在争论来争论去的层面。

  首先我想讲,大学是核心。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就是,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就业只是一个出口,大学办好了自然会就业,怎么能以就业为目的来办大学。

  就业是一个经济问题,中国经济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提供多少就业,跟大学没有直接关系。

  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就是培养人才的地方,是培养国家栋梁和国家领袖的地方。让学生进去后就想就业,会造成什么结果?就是大家拼命往挣钱多的领域去钻。

  清华 70%至 80%的高考状元去哪儿了?去了经济管理学院。连我最好的学生,最想培养的学生都告诉我说,老师我想去金融公司。

  不是说金融不能创新,但当这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转的时候,我认为出了大问题。

  管理学在清华、在北大、在整个中国都很热,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一件事情。专科学校办学的理念,是培养专业人才,为行业输送螺丝钉,但大学是培养大家之才,培养国家各个行业精英和领袖的地方,不能混淆。

  学不以致用。你们没听错,我们以前太强调学以致用。我上大学的时候都觉得,学某一门课没什么用,可以不用去上。其实在大学学习,尤其是本科的学习,从来就不是为了用。

  但这并不意味着用不上,因为你无法预测将来,无论是科学发展还是技术革新,你都是无法预测的,这个无法预测永远先发生,你预测出来就不叫创新。

  大学里的导向出了大问题,那么怎么办?其实很简单,大学多样化,不要一刀切,不要每个学校都就业引导,每个学校都用就业这个指标考核,这对大学有严重干扰。

  我对基础研究也有一个看法。我们国家非常强调成果转化,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加强转化」。但我想问一句,转化从哪儿来?

  我们的大学是因为有很多高新技术没有转化成生产力呢,还是我们根本就不存在这些高新技术?我认为是后者。我们的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转化不出来,不是缺乏转化,而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

  当一个大学教授有了一个成果,无论是多么基础的发明,只要有应用前景和产业转化的可能,就会有跨国公司蜂拥而来,我就是个例子。

  十四五年前,有个简单的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发现,就被一家公司盯上了,主动来找我。这些公司就像那些禁毒的狗一样不停在闻,在看,在听,他们非常敏感,不可能漏掉一个有意义的发现。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是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大家没听错,今年在人大会议我听到这个话后,觉得心情很沉重。

  术业有专攻,我只懂我的基础研究,懂一点教育。你让我去做经营管理,办公司、当总裁,这是把我的才华和智慧用到了错误的地方。人不可能一边做大学教授,一边做公司的管理人员,一边还要管金融。

  我们应该鼓励科技人员把成果和专利转让给企业,他们可以以咨询的方式,和科学顾问的方式参与,但让他们自己出来做企业就本末倒置了。

  我可以举个例子,Joseph Leonard Goldstein 因为发现了调控血液和细胞内胆固醇代谢的 LDL 受体,获得 1985年的诺贝尔奖。他是美国很多大企业的幕后控制者,包括辉瑞,现在非常富有,应该说是最强调转化的一个人。

  他两年之前在《科学》周刊上写了一篇文章,抨击特别强调转化。他说转化是来自于基础研究,当没有强大的基础研究的时候,如何能转化。

  他说,当他意识到基础研究有多么重要的时候,他就只是去做基础研究,转化是水到渠成的。当研究成果有了,自然转化是非常快的,不需要拔苗助长。

  他列举了他在美国国家健康研究中心,正是九位学医的学生做基础研究,从而改变了美国医疗制药史的过程。

  我们一定要看看历史,不仅仅是中国现代史,也要去看科学发展史,看看各个国家强大的地方是如何起来的,而不是想当然地拔苗助长。

  创新人才的培养,也与我们的文化氛围有关。当一个人想创新的时候,同样有这个问题。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做少数,就是有争议。

  三年前,我获得以色列一个奖项后,应邀去以色列大使馆参加庆祝酒会。期间大使先生跟我大谈以色列人如何重视教育,我也跟他谈中国人也是如何重视教育。他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你们的教育方式跟我们不一样。

  他给我举了前以色列总理 Shimon Peres 的例子,说他小学的时候,每天回家他母亲只问两个问题:第一个,今天你在学校有没有问出一个老师回答不上来的问题;第二个,今天你有没有做一件事情让老师和同学们觉得印象深刻。

  我听了以后叹了口气,说我不得不承认,我的两个孩子每天回来,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今天有没有听老师的话?

  但我想说我并不是悲观,其实我很乐观,我每天都在鼓励自己,我们的国家很有前途,尤其是过去两年,我真切地看到希望。 现在无论是在政治领域,还是在教育领域深层次的思考和变革,这个大潮真正的开始了。

  在这样的大潮中,我们每一个人做好一件事就够了。实事求是讲出自己的观点,在自己的领域内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我们的贡献。这样,我们的国家就会大有前途。

  我们缺什么?

  我出生在河南郑州,但成长在河南省驻马店。为什么我要特别提驻马店呢?因为这个地方特别具有代表性。

  驻马店相对于河南,就像河南相当于中国,就像中国相对于世界。从地理,从经济,从科技,从文化,都是这样。我恰好是在开始有记忆、对社会有感触的时候成长在驻马店。

  我在驻马店小学升初中的时候,当时的小学常识老师对我说了一句话:施一公啊,你长大了一定得给咱驻马店人争光。

  大家可能想不到,这句很简单的话,我刻骨铭心记忆至今。从那以后,每次得到任何荣誉,我都会在心里觉得是在为驻马店人争光。

  今天,我同样想说:老师您好!我还在为咱驻马店争光。我中学去了郑州,大学到了清华大学。我常常很想家、也很想驻马店的父老乡亲,止不住地想:我的父老乡亲在过什么样的生活?过什么样的日子?

  1987年的一件事对我冲击非常大,把我的生活和世界观几乎全部打乱了。在此之前,虽然我受到了传统教育,虽然我的父亲告诉我要做一个科学家、工程师,其实我心里并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干什么,和能干什么。

  1987年 9月 21日,我的父亲被疲劳驾驶的出租车在自行车道上撞倒。当司机把我父亲送到河南省人民医院的时候,他还在昏迷中,心跳每分钟 62次,血压 130/80 。 但他在医院的急救室里躺了整整四个半小时,没有得到任何施救。因为医院说,需要先交钱,再救人。

  待肇事司机筹了 500块钱回来的时候,我父亲已经没有血压,也没有心跳了,没有得到任何救治地死在了医院的急救室。这件事对我影响极大,直到现在,夜深人静时我还是抑制不住对父亲的思念。

  这件事让我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的变化,我曾经怨恨过,曾经想报复这家医院和见死不救的那位急救室当值医生:为什么不救我父亲?

  但是后来想通了,我真的想通了: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家庭在经历着像我父亲一样的悲剧。如果我真有抱负和担当,那就应该去改变社会,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让更多的人过上好日子。

  2012年的清明节,我回驻马店参加小学同学聚会,很感慨。同班同学中两个已经不在了,一个患心血管疾病,另一个是癌症。当时还有一位同学在接受癌症晚期的化疗,现在也不在了。

  我常常在想:同样是人,我真幸运,不愁吃、不愁穿,受过高等教育。出过国、留过学,拥有一份钟爱的工作,可是中国有很多人没有我这么幸运。

  我的父老乡亲和他们的孩子也没有我这么幸运。尽管他们不像我这么幸运,他们却一直很为我自豪,他们为我鼓劲。

  我有些地方和很多执着的科学家们不一样。哪点不一样?他们因为兴趣驱使在做科学研究。我有兴趣,但最初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兴趣做研究,我的兴趣是很晚才培养起来的,驱使我更多的反而是责任和义务。

  我成长于驻马店,是地地道道的驻马店人,那里的邻里乡亲也从没有把我当外人,这种亲情常常让我感动。我想用自己的努力和创造回报我的父老乡亲,哪怕是取得成绩让他们为我骄傲。这是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我真的很感恩,想回报。

  然而不知不觉间,我的观念似乎很落伍了。我想不明白当今的社会,为什么会变得这样物欲横流,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一直向钱看。

  人不是商品,人活一口气。当大学毕业生以收入为唯一衡量,把自己作价,选择出价稍微多一点的公司就业的时候,我真的是非常不理解,身边的世界变得陌生。

  我有时候想,是不是世界变化太快,我老了真的跟不上了。我怎么就不理解,连我身边的人,连我一些同事、同学和朋友,我都理解不了。我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我们的关注点太不可思议的狭窄了。

  中国真的有很多很多人不像我们一样幸运,他们很需要我们的帮助。需要每一个幸运的人,关注他们的生存环境,需要我们今天在座的人一起努力。

  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成为形式化的社会实践,但很支持他们选择中国欠发达的地区去看看、去体验,比如去支教等等...

  我举一个支教的例子。2008年我全职在清华工作,我的一个本科生从陕西农村的一所希望小学支教回来。

  在我的办公室,他痛哭流涕。他说:施老师,您知道吗,尽管是希望小学,那里的孩子,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很瘦,一天只有两顿饭,早上十点一顿,下午四点一顿。

  为啥?没钱!

  他们没有肉吃,只能吃饱两顿饭。他们早上不能起得太早,晚上又要尽量早点睡。因为要节省能量,要把能量用在上午10点到下午4点之间的上课时间。

  但他们都很满足、很开心…

  我不晓得,我们做基础研究的,我们能做什么,我们能改变什么。我受中国传统教育很深,作为一个敢担当的读书人,不仅应该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也需要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只可惜自己的时间精力实在太有限,总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做点事情,总想有机会回家乡给父老乡亲做点什么。我挺惭愧的,其实我既没有照顾好我的母亲,也没有照顾好妻子和孩子。

  我们缺什么?我们缺这份对社会的责任感,我们缺这份回报父老乡亲的行动。

  在清华大学,我每次给生命科学学院的新生做入学教育的时候,我都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忘了,你来到清华,你不代表自己和个人,你也同时代表一个村,一个县,一个地区,一群人,一个民族。千万不要忘了,你肩上承担了这份责任。

  我真的希望,不管是我自己,我的学生,还是我的同道,我们每个人真的要承担一点社会责任,为那些不像我们一样幸运的人和乡亲们,尽一点义务。

   这是我除了对科学本身兴趣之外的所有动力,也是我今后往前走最重要的一点支撑。

w
wanttosaysomething
1 楼
"施一公: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是中国潜伏的最大危机" 施一公自己不就是这么做的。还在说别人。
I
InNorthTexas
2 楼
不是有西湖巴巴大学吗?
泰傻
3 楼
像施一公这样瞎咧咧的学者,不要也罢,国际怎么排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排名,我们是否敢于去排名。中国最大的危机是我们的学生不能又红又专,不能挽起袖子进校园,撸起裤腿下稻田,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一如既往地贯彻执行习总书记所钦定的教育理念,所有的危机,都将是转机。
m
man008
4 楼
我认为,更可怕的国内人人想进事业单位,想当官。
n
newyorkmimi
5 楼
它说,我们每个人真的要承担一点社会责任。 那我们就是应该把这样的人赶出大学。
n
nyfan
6 楼
胡说八道,习博士就是不是这样!
僵太公钓愚
7 楼
太傻不混个臭水沟村党委书记屈才了。 ================================================================= 泰傻 发表评论于 2020-10-13 08:18:14 像施一公这样瞎咧咧的学者,不要也罢,国际怎么排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排名,我们是否敢于去排名。中国最大的危机是我们的学生不能又红又专,不能挽起袖子进校园,撸起裤腿下稻田,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一如既往地贯彻执行习总书记所钦定的教育理念,所有的危机,都将是转机。
E
Emma_mama
8 楼
其实最可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他明知道生物不好就业,明知道现在内卷的厉害,他一年一年招进来的学生很少有人能得到他的财富地位成就,他还要用理想梦想各种东西来压向这些懵懵懂懂的人,他不考虑这些学生以后能不能住上房子,能不能讨上老婆,能不能过上平常又多少带点名校优越感的日子,因为他当年毕业的时候虽然物质上差点,但是这些都是不缺的
i
iBear
9 楼
他赚到钱了就号召别人不要为钱干金融,呵呵。 和马云差不多。
落基山99
10 楼
天朝中国:官高一级压死人,一层官阶一层天。做学问的,你算个啥东西?政治权力被代表是无疑的,被 无私奉献,被 996, 997,最后 你的成果还要把当官的摆在前面! 这是我博士毕业后,在中国工作 10 多年的体会。
L
Lyon
11 楼
看了评论我就放心了,一个自谓几年就让西湖大学世界一流的人,一个自谓中国离诺奖最近的人......
A
Armin
12 楼
美国精英大学毕业的学生也是最想去花儿街赚钱,没啥区别。
l
lalalaland
13 楼
自己不好好做学问,到处演讲却来批评别人. 这哥们儿还批评清华学生毕业了都去美国留学. 问题是你自己如果没有留美那有机会给驻马店争光呀.
落基山99
14 楼
天朝中国:官高一级压死人,一层官阶一层天。做学问的,算个啥东西?政治 权力 被代表 是无疑的,被 无私奉献,被 996, 997,最后 你的成果还要把当官的摆在前面! 这是我博士毕业后,在中国工作 10 多年的体会。
拾麦客
15 楼
没说到点子上,中国的人才问题在教育理念上。家长给出目标,小孩努力去达到。老师给出题海,学生努力记忆。就连数学也是当成熟练工种来训练。这样出来的学生是超强记忆者,缺没有探索的兴趣。凡事以大师为标准,绝不质疑。指望这样素质的人才去发明是妄想
京华人
16 楼
北大、清华、南开、浙大…这些学校实际都是在吃民国时期的老本,一直吃到今天!
喜得利
17 楼
一个剥光了都要当皇帝的小学生小丑,逼你听他的话,学他的思想,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出什么高大上的东西来,那才怪呐。
实话100
18 楼
一切都要以党的理想为最高理想,你还搞什么独立思考?大家无非就是多捞点钱
d
ddti
19 楼
“我很乐观,我每天都在鼓励自己,我们的国家很有前途,尤其是过去两年,我真切地看到希望。 现在无论是在政治领域,还是在教育领域深层次的思考和变革,这个大潮真正的开始了。” 天生一个马屁精!过去二年什么政治领域深层次变革?定于一尊,废除任期限制。什么教育领域变革?党领导一切,书记管制校长。
在路上!
20 楼
施的意思是他和他的孩子搞金融做管理,你们大家去搞基础科学,嗯。
A
Armweak
21 楼
饶毅、施一公这样的新人,和杨振宁都一样,不甘在美国的寂寞,才回天朝,做“顶天立地”的精英。在大声呐喊和疾呼中,一颗颗“明星”冉冉升起。饶“呐喊”和施“呐喊”等人,每呐喊一次,对于土共国酱缸国,屁用不管,但他们自己的知名度就上升一度。随后在天朝酱缸国,青史留名。:) 他们自己就是下三滥,为了争排第一去“头悬梁锥此股”。俺在美加近三十年,从来就没有听说,西方一个国家,一个大学,乃至一个教授,是为了争“第一”,去做什么“宏伟计划”,去劳民伤财。。。。。。 土共政权不倒,文化上不改弦易辙,天朝酱缸国永远在酱缸粪坑的浑汤浊水中扑腾。
天随人意
22 楼
缺的是西湖大学
落基山99
23 楼
天朝中国:官高一级压死人,一层官阶一层天。做学问的,算个啥东西?政治 权力 被代表 是无疑的,被 无私奉献,被 996, 997,最后 你的成果还要把当官的摆在前面! 这是我博士毕业后,在中国工作 10 多年的体会。
奇经八脉
24 楼
政府要真正拿出钱来支持基础研究,能让人们静心安心地无生活之忧地去研究
c
caucy
25 楼
冲着巨额经费回国。
G
Goldwang
26 楼
装鼻
想不开1
27 楼
最大的危机是裆里面的东西
l
lostman
28 楼
施一公大学生物不及格求教授放一马的事,呵呵
m
mangoman
29 楼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是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大家没听错,今年在人大会议我听到这个话后,觉得心情很沉重。" 那你自己呢? 诺诚健华 https://www.innocarepharma.com/cn/about-us/our-team/ 施一公博士 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 联合创始人 非执行董事
湾区范儿
30 楼
听说有人研究习近平精神都能拿到巨额科研资金,是有钱没处花吧。
问题哥
31 楼
“我们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转化不出来,不是缺乏转化,而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 忽然出呐喊 响声镇天涯 八戒要展翅 公公想生娃
时传祥
32 楼
看到“出生在河南郑州”, 就没往下看了。呵呵。
X
XYZ94538
33 楼
最大的危险是台湾资助的一大批公知。
落基山99
34 楼
天朝中国:官高一级压死人,一层官阶一层天。做学问的,算个啥东西?政治 权力 被代表 是无疑的,被 无私奉献,被 996, 997,最后 你的成果还要把当官的摆在前面! 这是我博士毕业后,在中国工作 10 多年的体会。
少林商僧
35 楼
西湖大学的西施一公还有碧莲说别人!
布衣之才
36 楼
最大的危机是产生出一个无知无畏的独裁者的政治制度
l
lemontree
37 楼
大家都996,为什么科学家就不可以?逼一逼生产力就出来了,参看原子弹的自造过程
M
MJ0324
38 楼
天朝只有一个半人能独立思考:习总书记,15岁就开学会了独立思考;李总理是这半个人....
a
anchoret98
39 楼
四月份,我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上领奖。晚宴时,与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谈到中国的科技发展,他很不屑一顾,我觉得很委屈、很愤懑,但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你们在哪儿?但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 社交場合,說一些意氣之爭的廢話。 然後被別人隨嘴胡吹嚇得屁滾尿流。我們大美國經濟體量更大,也沒送五百人上月球。 這施教授水平好像不咋地。
深海之深
40 楼
施一公说得很对,有些人一辈子也达不到这种境界,所以一生都生活在讥讽、嘲弄、暗黑的状态中。但是施一公和少数人能够做到。只能说同样都是喘气吃饭的生活在地球上的生命,但差异真的很大
元芳发言
41 楼
"医院需要先交钱,再救人“ = 社会主义优越性!
咏月
42 楼
中国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 不是想当官? 有没有搞错 说现在西方精英都想搞金融还差不多。 中国连私有制都不承认,只捞钱能保住吗,还不是说你违法就违法了。
来自加勒比海
43 楼
你不是还要白忙之中当个百忙的高官吗
h
henri745
44 楼
文学城被反中舔米人士占领了吗? 你们这些跳梁小丑,也就配在这里表演你们的丑剧吧.
相当长久
45 楼
》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你们在哪儿?但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 这个感觉是很多崇洋公知的套路: “我对约翰说,我们中国人现在三餐都能吃上肉了。人家约翰笑了笑,右手拨了一下金黄的头发说到,我们美国人现在没人吃肉了,因为肉不健康。我们都是愿意出100倍的价格购买被虫子咬过的还带着泥土的青菜根。 于是,我很正经地看着约翰那一堆蔚蓝色的双眸,顿时感到无地自容“ 其实,关键是中国不能学美国的教育商业化。美国的教育界,走形式,看短期效益,一切”以学生为中心“,所以教授不能教难一点的东西。我在的学校现在还推出这种理念: 学什么东西有学生决定。疯狂吧!学生还没学就知道该学啥?!!! 总之,我在美国教育界干了30年,对美国的教育是非常不感冒的。就是因为美国本来物质发达,所以吸引了许多像我这样的”学术和知识都是一流的人才“,但是干的却是”违反教育根本理念的事情“ --- 我们现在在美国大学教的东西和方法,和我成为优秀人才所经历的教育方法的内容完全不同。我经历的是”把你教育成人才的“教育;而我们在美国大学里教学生的方法和理念确实”把你当玻璃心儿童的教育“,教出来的基本都是无能的傻子。这就是为何美国在一两代人的快乐教育,素质教育的忽悠下,成了废物蛋国家。人才没有什么储备。要不是外来移民,美国还有教育科研?! 回首而看,美国的教育科研崛起,那一次不是因为外来精英带来的结果?
h
hua0928
46 楼
henri745 发表评论于 2020-10-13 10:32:43 文学城被反中舔米人士占领了吗? 你们这些跳梁小丑,也就配在这里表演你们的丑剧吧. ——————— 反共,不是反中。不要把中共和中国划等号。文章中所指出的问题除了有少部分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外,主要还是共产党的制度导致的。另外你来的点不对,鉴于时差关系,每天北京时间白天和前半夜都是五毛出没时间,而北京时间凌晨则是反共人士的活跃时间。
t
tatama
47 楼
如果只看干货的化: 1. 父亲被撞死的故事不会是瞎编的。 2. 如果不是一定程度的有感而发,他没必要说这些不太政治正确的东西。 3. 他父亲早年如此悲催的死去,他没有变得怨恨社会(还特意说明致死其父的司机是疲劳驾驶)说明这至少是个可以多方位思考,回馈社会的人,而不是变成个洋插队的祥林嫂,整天醉心于编织一些精致的怨忿和嘲讽。
北卡山人
48 楼
小心被飘鸡
D
DoctorXI
49 楼
看看今年诺贝尔物理奖中国人的评论,这种国家愿意搞基础研究才是见鬼了,对中国人来说不能变成钱的东西都是没用的。
t
tina0
50 楼
他自己不缺钱,不愁房子,不愁家庭和子女的前途,但其它人不行。人家身上负担着家庭的责任,要天天为生活打拼,不盯着钱能行吗? 他只敢指责其它人和这个社会,眼里只有钱和利,却不敢提为什么人们和这个社会会变成这样,是谁造成的。 现在还拿什么对国家,对家乡的责任感来说事,真是生活在真空里了。在这个国家,在这种制度里,他以为可以说三道四? 他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的吗? 他不过是个奴隶,高级一点的那种,但终究是个奴隶。他要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否则会有灭顶之灾。
g
gHermione
51 楼
施一公胡说八道,公然搞政治对抗,小心胡叼盘检查你的裤裆里有没有屎。看问题不能太负能量,前一阵博士应聘居委会主任,就充分说明我厉害国人才太多,是大好事。教授转行搞金融,和博士后做居委会主任都是可喜可贺的,不必杞人忧天。
h
hombre
52 楼
最大的危机是习近平思想!
带头大哥
53 楼
施一公指出问题OK,但不要误导中国名校的排行。在泰晤士榜上清北是世界20,23名,在美国权威榜上记得清北是三十几名
一条小路
54 楼
你沒有認真學習習近平的思想。一個沒有人道主義救死扶傷的國家不是正常的國家,就像出了個習近平那樣,這國家已經不正常了。
吃素的狼
55 楼
呵呵,施一公不去认真学习习思想,却要另搞一套,是想被嫖娼,还是想被贪污呢?
0
0101011
56 楼
施一公还在搞科研?当官当得很爽吧?
落基山99
57 楼
天朝中国:官高一级压死人,一层官阶一层天。做学问的,算个啥东西?政治 权力 被代表 是无疑的,被 无私奉献,被 996, 997,最后 你的成果还要把当官的摆在前面! 这是我博士毕业后,在中国工作 10 多年的体会。
O
OldPortland
58 楼
你還是回到自由世界的好!
c
charley3
59 楼
呵呵,物理博士去街道办事处,是人尽其才。
周游列国逍遥人生
60 楼
只是看出问题,无法解决问题,因为制度决定他是个失败者
行者陌言
61 楼
他问了一个问题 或表达自己的观点. 可能正确 也许错误. 大家可以评论,各抒己见. 不必咒骂, 有些话真不是人说的.
四野2
62 楼
施校长的观察能力让人佩服, 要是能就中国的现状提出一两条具体的改进措施就更好了.
I
Interread
63 楼
所说的到外面开学术会喜欢去跟开会的人宣传中国怎么牛,还跟别人争论。。。开学术会应该专注学术吧。
无法弄
64 楼
就是驻马店精神让中国走不远
l
lhy86
65 楼
所言即是。
n
nickSr
66 楼
四月份,我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上领奖。晚宴时,与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谈到中国的科技发展,他很不屑一顾,我觉得很委屈、很愤懑,但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你们在哪儿?但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 这几句话彰显了这位施教授也就是厉害国一介市井的水平和气量
H
HL
67 楼
中国有领导西湖大学5年内超越清华北大这样的施大师,怎么会有危机呢?
l
lazysun-leo
68 楼
需要先学习回归前的香港和新加坡,从体制上保证创新的土壤!
e
eater111
69 楼
随便炒炒房就可以秒杀科学家一辈子收入的大环境,是谁创造的?
r
rougeriver
70 楼
班上,要考前几名;入学,要总分前几名。现在,学校也要讲究排名。都疯了吧?德国人什么也没讲讲究,什么学都不要自己出钱,也没什么考试入学的,硬是列于世界前几名。
飘过的云
71 楼
现在偷不到了才大声呐喊,以前为啥不呐喊……
j
jxw103
72 楼
施一公还在搞科研?
0
008DAN
73 楼
施一公, How about your 西湖大学 ? - Are you trying 呐喊 for it to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