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修铭任拜登科技特助 美中大科技公司都要遭殃?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10日 14点33分 PT
  返回列表
9838 阅读
7 评论
美国之音

One of the country's most outspoken critics of Big Tech will join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 The appointment of Tim Wu, a Columbia law professor, to the 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 suggests a confrontational approach toward tech companies. https://t.co/aRlAFU2R1K

—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 March 5, 2021

美国总统科技与市场竞争政策特别助理吴修铭

拜登总统3月5日任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互联网自由开放的坚定倡导者吴修铭 (Tim Wu) 为科技竞争特别助理。 分析人士认为,作为支持反垄断的鹰派学者,吴修铭进入白宫,意味着硅谷大科技公司将迎来寒冬,也揭示拜登政府将更深入全面的抵制Tiktok和微信,以惩罚中国对美国互联网平台的限制。

吴修铭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 曾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担任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高级顾问,2014年曾参选纽约州副州长但失利。吴是一位坚定的反托拉斯信奉者,在多篇访谈和文章中呼吁联邦政府打击大科技公司,特别是分解脸书,否则将威胁美国的民主命运。

他提出的最广为人知的法学概念“网络中立性 (network neutrality)”--指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应采中立态度,不应通过控制连线来影响使用者并获取利益,这个概念促成了2010年通过的联邦网络中立性法规。 2013年,吴修铭被国家法律杂志选为“美国前百大最具影响力的律师”。据报道,吴修铭父亲来自台湾,母亲是英裔加拿大人。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助理教授斯托曼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助理教授斯托曼 (Erik Stallman)认为,吴修铭的任命是拜登政府科技和竞争政策的反映。“吴修铭是竞争领域的专家,竞争不仅涉及技术领域,还涉及航空,电信领域。当然,吴修铭最近非常关注与大型科技公司有关的竞争问题。”

另一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助理教授纳瑞卡尼亚 (Tejas Narechania) 认为,“此项任命表示拜登政府将认真地思考反垄断法如何应用以及应用于谁。吴修铭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人,他对反垄断的思考涵盖多个层面,从‘网络中立’概念,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应用程序,到如脸书,亚马逊等大技术公司的竞争等等。”

斯托曼:吴修铭将对美中公司推动反垄断法

去年8月,吴修铭在《纽约时报》撰文支持禁用TikTok,文章指出,“如果中国拒绝遵守开放互联网的规则,为什么还要继续允许它进入世界各地的互联网市场?”吴修铭虽然不认为特朗普是“进行这场斗争的正确人选”,却支持他对TikTok和微信的禁令限制,认为这是“在一场关于互联网灵魂之争的持久战中,以牙还牙的应有反应。”

吴的核心观点是,中国多年来禁止了YouTube和WhatsApp等TikTok和微信竞争对手。有效地阻止了外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上进行全面和独立的竞争,而像TikTok这样的中国服务机构则可以自由地开拓西方市场。“这种不对称是不公平的,不应再被容忍。互联网访问的特权-开放式互联网-仅应扩展到来自尊重开放性的国家/地区的公司。”

作为免费和开放互联网的主要倡导者,吴不支持特朗普的方法或动机,但认为像TikTok这样的来自中国公司的应用程序将切断“完全互联网访问的特权”,因此需要特殊对待。他批评了美国长期以来处理外交事务的方法,认为美国应该成为其他国家追求的强大民主国家,特别是在推动其自由平等的互联网版本 上需要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而不是坐以待毙。

斯托曼表示,吴修铭上任后会继续贯彻他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反竞争行为的监管,并继续评估中国公司对美国科技竞争的潜在危害。“他将要求反垄断法规对美国和中国公司的全面应用。。。。 但我感觉,他不会赞同前总统特朗普暗示的让甲骨文收购Tiktok的方式,不太可能通过让他们被一家美国公司收购来处理反垄断问题。”

奥本:吴修铭将从保护消费者的角度要求企业公平竞争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院讲师奥本(Alex Alben)表示,美国现正处于反垄断政策的关键时刻。“我们现行的反托拉斯法条可追溯至1890年的《谢尔曼法案》,1914年的《克莱顿法案》以及同年创建的联邦贸易委员会,这些反垄断的哲学建立于铁路和石油公司在美国经济中占主导地位的时代。过去的130年中,我们几乎没有对反垄断法进行任何更新,这确实令人震惊。”美国对垄断的解释是“由于反竞争行为对消费者造成了伤害,”“最典型的例子是让消费品价格上涨。”

奥本解释,这种模式不适合互联网商业模型, 因为很多互联网服务商,比如gmail,都向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无法判断服务的价格是否因为垄断而上涨了。“这迫使美国监管机构针对技术领域的反竞争行为提出了不同的模型”,“消费者使用互联网平台的数据怎么被利用成为了衡量消费者利益受损的标准。”

“吴修铭上任后,将连同新的司法部门团队,在反垄断问题上必须着重于两个基本目标:一是公平竞争;二是保护消费者。” 奥本表示。

2000年初以来,吴修铭几乎在每项影响硅谷的重大政府决策中留下了自己的烙印。作为影响深远的技术政策书籍《大企业的诅咒 (The curse of bigness)》,《总开关 (The master switch)》和《注意力的商人 (The attention merchants)》的作者,吴修铭2002年创造了“网络中立”一词,随后并帮助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制定了网络中立性法规。

2013年,吴修铭作为联邦贸易委员会关键成员,推动继续起诉谷歌,呼吁政府在“谷歌时代”使用其全部权力来打破垄断。2019年,他推动其所在的贸易委员会,联席司法部和州检察长举行会议,讨论解散脸书,随后,48个州联手起诉脸书的反竞争行为。

吴修铭在2018年出版的《大企业的诅咒》中阐述了反垄断的最终目标是建立广泛的关注大众福利的经济和民主政府。吴写道,“垄断和反竞争现象应引起人们的担忧,这代表过于集中的经济权力将转化为集中的政治权力,从而威胁到宪法结构。”

吴修铭认为,大型科技公司(尤其是脸书,谷歌和亚马逊)通过集中的财富和力量正在创造一个类似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铁路建设时期的不平等民主的“新镀金时代(gilded age)”。他曾说过,他的“人生使命”将是“与恶霸作战”。

纳瑞卡尼亚:吴修铭拆分大科技公司的做法不现实

然而,三位受访专家都认为,拆分大科技公司的做法并不现实。“吴修铭在文章中提出这样的主张并不等于这些公司能被拆分” 纳瑞卡尼亚表示。斯托曼认为拆分大公司的难点在于他们之间的服务互相牵连互相渗透。奥本进一步指出拆分的标准很难确定,“脸书有24亿用户,互相可以建立联系,难道要硬性限制用户数量在十亿以下?还是一亿?再比如谷歌,它的强大功能在与惊人的复杂全面的算法得出准确的搜索结果,难道要将A点到B点和C到D点的算法拆分,归于不同公司吗?这种做法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谨慎对待反垄断法规的运用,以达到公平竞争和保护消费者的目标。”

吴修铭上任 拜登对华科技政策将回归美国传统价值

吴修铭在多次演讲和多篇文章中高调驳斥了关于反垄断损害美国企业而为中国技术的主导地位铺平道路的论点。去年,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及其他美国科技领袖向支持行业竞争的人发出了严正警告,认为“损害科技巨头等于将未来交到中国手上,因为中国政府支持它的科技企业,他们想让自己在全球竞争中领先。”

吴修铭驳斥了“大企业不能倒”的论点,他在发表于纽约时报的长文中指出,对电信巨头AT&T和IBM的反垄断制裁不仅没有扼杀这两家大公司,反而促进了 80,90年代的繁荣。“行业控制打破后,我们迎来了新的电信行业,新的互联网行业,以及我们今天谈论的大公司。这个例子的教训是,扼杀令人窒息的垄断将促进行业的迅猛增长。”

有分析认为,吴修铭上任意味着美国对中国的科技政策或将回到传统的美国价值框架。吴修铭举出日本的科技竞争例子,认为70,80年代它所奉行的民族主义产业政策虽然一度让索尼,松下,东芝迅速成长,但10年后主导世界的企业却是脸书,苹果和谷歌。“我们应该相信美国国内的激烈竞争会使整个产业更强大。挑战我们最伟大的科技公司,迫使他们竞争,美国将继续成为世界科技冠军。”

奥本也指出,拜登政府对中国科技企业的三个驱动因素,“一是安全,新政府将非常认真的考量大受欢迎的中国应用程序可能存在的国家安全隐患;二是这些软件的数据使用。最重要的驱动因素将是竞争。中国将用国家政策获取竞争优势,而我们将主要通过私有的科技行业的竞争。”“基于以上与美国国家利益息息相关的驱动因素,对吴修铭的任命不会让拜登政府对华科技政策发生根本变化。”

先秦后汉
1 楼
“如果中国拒绝遵守开放互联网的规则,为什么还要继续允许它进入世界各地的互联网市场?
爱憎分明
2 楼
但中国毕竟不是美国,中国不可能按西方的设想去进行开放!
T
TexasPeter
3 楼
吴修铭举出日本的科技竞争例子,认为70,80年代它所奉行的民族主义产业政策虽然一度让索尼,松下,东芝迅速成长,但10年后主导世界的企业却是脸书,苹果和谷歌。 ===================================== 吴这个“但”逻辑不通。要是说“但10年后打垮索尼,松下,东芝的“是美国公司,才说得通。输给了索尼、松下、东芝,是永远的输掉了。至于其他地方发展了,不是用输给索尼、松下、东芝换来的。为啥不能既打败索尼、松下、东芝,又用脸书、苹果和谷歌主导另一个行业呢?
德州土老冒
4 楼
那就大家脱钩,分开。 不能说,我和你是不一样的。你的原则是大家共享,我按你的原则可以占你的便宜。我的原则是我不共享,所以你不能到我这儿来。 我占你地方是我有理,我不让你进来还是我有理。天下就没有这样的道理。 -------------------------------- 爱憎分明 发表评论于 2021-03-10 08:59:30 但中国毕竟不是美国,中国不可能按西方的设想去进行开放!
r
roliepolieolie
5 楼
"如果中国拒绝遵守开放互联网的规则,为什么还要继续允许它进入世界各地的互联网市场?” 同样的问题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太高兴了这样的华人将成为政府科技特助。
r
roliepolieolie
6 楼
应该与中国保持一种正常平等互利的关系。可惜过去几十年,双方关系是一边倒地优惠中国。基本所有的条约都是一边倒的不平等条约。过去华尔街给出的辩解是需要给中国时间,它会变好。现在中国在走回头路,而且开始威胁到美国。给中国的各种优惠都应该停止。 如果当初中国遵守加入WTO的条款,在互联网企业根本不可能有阿里巴巴腾讯它们什么事儿。中国一方面从美国得到巨大的好处贸易顺差,同时拒不执行入世承诺让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在中国经营。
还是老李
7 楼
吴是台独大佬之子,还是搞法学的,这两种角色都很难对中共有好印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