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锦丽与拜登的恩怨情仇 1张手卡暴露两人的真实关系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1月10日 6点2分 PT
  返回列表
54666 阅读
28 评论
世界华人周刊

(文章为节选)

石火光阴,似水流年。不知不觉间,贺锦丽已经从政30年,成为了美国政坛最声名显赫的女政客之一。

虽然这次在竞选中成为了副总统,创造了一系列历史。但实际上,她最初瞄准的是总统大位。

别看她现在和总统拜登同框时眉眼皆是笑容,实际上两人有着极深的恩怨。



▲ 哈里斯与拜登

她和拜登已故的长子有着很好的交情,在相互往来中也和拜登建立了友谊。当她竞选参议员时,拜登还予以过支持。

但她后来给拜登造成的痛苦,丝毫不亚于满口狂言的特朗普。

2019年1月,哈里斯宣布竞选美国总统。为了争夺民主党的总统提名,她在党内角逐中完全不顾及昔日情份,向着这位老友发起了犀利的猛攻。



最危险的敌人,往往是反目的朋友,因为对方清楚地知道你的弱点。

她狂挖拜登的黑料,指责拜登在从政早期,对打破种族隔离的校车法案投了反对票。作为一名黑人女性,她小时候就是坐在这种充满歧视的校车上。

在当下政治正确的美国,“黑命贵”已经成为了潮流。伶牙俐齿的她,猛地扣了一个“种族主义”的大帽,打得拜登措手不及。



后来,拜登被多名共事过的女性指控性骚扰或性侵。哈里斯哪肯放过这种痛击对手的机会,立马站出来声援这些女性,表示相信她们。言外之意就是拜登性侵过喽。

不过,初次竞选的她还是太嫩,根本没有清晰的理念,支持率不断下跌。由于筹集不到足够的资金,她在2019年底退出了总统大选。

后来拜登成为了民主党的总统提名人,但被特朗普骂得手忙脚乱。他急需一位能够为他赢取选票的竞选搭挡,于是在今年8月份选中了黑皮肤的哈里斯。

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拜登一定非常纠结。因为就在今年7月28日,拜登在演讲时被媒体拍到了一些与哈里斯有关的手卡:“不记恨”“ 对她尊敬 ”“她对竞选帮助很大”。



▲ 拜登的手卡暴露出两人的真实关系

由此可以想象,哈里斯给拜登投射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一笑泯恩仇

在成为竞选搭挡后,有记者询问她为何要与拜登这么不堪的人合作,之前不是讽刺他性侵和种族歧视吗?

哈里斯的回答充满了政治的艺术:“我之前讲的话只是竞选演讲!”

你可以称她左右逢源,八面玲珑。也可以骂她墙草随风,浮萍逐水。

但可怕的现实是,也许这样的人,才更适合执掌美国的政治。

n
neoreturn
1 楼
同时说明拜登度量很大。
群众之声
2 楼
可见政客满嘴谎言,不择手段。
d
deardeermac
3 楼
贺锦丽正在诅咒拜登快死,可以直接当总统
群众之声
4 楼
还冠冕堂皇
注册很麻烦
5 楼
不奇怪,宽容的人才能成就大事
L
LISP
6 楼
你们不要小看拜登 有些人有权利以后,坐在那个位置,能做大事
t
true?
7 楼
一切为了权力。 既可以和老友反目成仇,也可以和仇敌狼狈为奷。 这和宽容大度没有任何关系。
j
jelous
8 楼
我尊敬拜登,但不喜欢贺经理。以后选彭斯
C
Changshi
9 楼
因为白等就是傀儡。让她选谁,他敢说个不字?
碧姐
10 楼
曲线当总统
夏日的雨后
11 楼
狼狈为奸!因为需要互为利用。
问题哥
12 楼
勾心斗角竞选争 借道病毒事初成 听言观行二人转 今说肚量赞拜登
相信事实
13 楼
既然白灯能够胜出,这已经证明了他有能力控制哈蕊丝,你以为他几十年的政治经验白给的?
零不是数
14 楼
不择手段。
s
showers
15 楼
所以他们满口的仁义道德就是慌言
笑薇.
16 楼
竞选总统本来是提供提供一个平台给候选人讨论施政思想的机会。可是,美式民主听到的都是候选人相互间的人身攻击。
纽约双鱼
17 楼
这样的言行,跟川二比,简直是太老实本分了。
h
hombre
18 楼
垂帘听政。
G
Gooddevil
19 楼
哈哈,不敢闻她脖子
G
Gooddevil
20 楼
民主党喜欢说拜年话,不做事,养懒汉,玩斗地主
f
firstly1
21 楼
拜托的心胸宽广,能原谅别人对他的不敬,会是个好总统。
浅水员2018
22 楼
真的能做大事,一家老小都上一张床,家财万贯,收钱从不手软,当政客47年,做了很多大事。 @ LISP 发表评论于 2020-11-09 16:37:48 你们不要小看拜登 有些人有权利以后,坐在那个位置,能做大事
w
wumiao
23 楼
两个政治老油条,光滑的像水獭。
蓝靛厂
24 楼
这娘们儿非常狠,她下毒害死睡总我都不意外
百里侯
25 楼
这一日将到华盛顿,亨特要去白宫拜见父亲总统拜登,眼见天色渐黑,离白宫尚有六十余迈,要找个地方歇脚。忽听得树林中有个孩子的声音叫道:“总统,总统,我已拜了你,怎么还不给我吃糖?” 众人一听,都感奇怪:“怎地有人认得总统?”走向树林去看时,只听得林中有人说道:“你们要说:‘愿总统MAGA,MAGA,MAGA!’才有糖吃。” 这语音十分熟悉,正是特朗普。 亨特和他嫂子吃了一惊,两人手挽着手,隐身树后,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特朗普坐在一座土坟之上,头戴红红的MAGA帽,神色俨然。 七八名黄皮川跪在坟前,乱七八糟的嚷道:“愿总统MAGA,MAGA,MAGA!”一面乱叫,一面跪拜,有的则伸出手来,叫道:“给我糖,给我糕饼!” 特朗普道:“我既兴复大美利坚,连任总统,人人皆有封赏。”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正是伊万卡。她身穿浅绿色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只蓝中取出糖果糕饼,分给众黄川,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糕饼吃!”语间呜咽,一滴一泪水落入了竹蓝中。 众黄川拍手欢呼而去,都道:“明天又来!” 伊万卡知道父亲神智已乱,MAGA梦越做越深,不禁凄然。 亨特见到伊万卡的神情,怜惜之念大起,只盼招呼她和特朗普回去纽约,妥为安顿,却见她瞧着特朗普的眼色中柔情无限,而特朗普也是一副志得意满之态,心中登时一凛:“各有各的缘法,特朗普和伊万卡如此,我觉得他们可怜,其实他们心中,焉知不是心满意足?我又何必多事?”轻轻拉了拉他嫂子的衣袖,做个手势。 众人都悄悄退了开去。但见特朗普在土坟上南面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
随心所欲123321
26 楼
骂完了川普,找到下一位目标了?
胡同巷
27 楼
玩政治的,这点都过不了关。说明不适合搞政治。 玩政治,不能心理脆弱。
z
zhuwuji
28 楼
每看一次笑一次,生动传神 百里侯 发表评论于 2020-11-09 19:45:29 这一日将到华盛顿,亨特要去白宫拜见父亲总统拜登,眼见天色渐黑,离白宫尚有六十余迈,要找个地方歇脚。忽听得树林中有个孩子的声音叫道:“总统,总统,我已拜了你,怎么还不给我吃糖?” 众人一听,都感奇怪:“怎地有人认得总统?”走向树林去看时,只听得林中有人说道:“你们要说:‘愿总统MAGA,MAGA,MAGA!’才有糖吃。” 这语音十分熟悉,正是特朗普。 亨特和他嫂子吃了一惊,两人手挽着手,隐身树后,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特朗普坐在一座土坟之上,头戴红红的MAGA帽,神色俨然。 七八名黄皮川跪在坟前,乱七八糟的嚷道:“愿总统MAGA,MAGA,MAGA!”一面乱叫,一面跪拜,有的则伸出手来,叫道:“给我糖,给我糕饼!” 特朗普道:“我既兴复大美利坚,连任总统,人人皆有封赏。”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正是伊万卡。她身穿浅绿色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