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后首个出事的银行,背后有一本烂账(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29日 7点24分 PT
  返回列表
40829 阅读
2 评论
团结湖参考

 



  昨天看了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节奏太慢,不过故事很有隐喻性。范伟演的农场主任把农场搞得乌烟瘴气,连年亏损。股东选派了一名正直的留洋博士来接管,但却遭到了农场既得利益者的联手反抗,最后只得狼狈撤出。故事的最后,大股东的姨太太一边笑纳着主任孝敬的鸡鸭鱼肉,一边纳闷地问,农场怎么老是亏损呢?

  以抗战为背景的这个故事,显然对现在仍有着警示意味。哪一家亏损的农场背后,没有一笔烂账呢?位于山东烟台的恒丰银行,大概就算得上这样的农场了吧。

  昨天媒体爆出,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他成为十九大后,首个落马的银行高管。此外,该行纪委书记、原烟台市纪委副书记王晓森被免职,配合调查。同时山东省政府秘书长王华出任恒丰银行临时党委书记,或将出任董事长。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王锡峰拟任行长。除了高管换血外,省政府秘书长空降到一家银行做董事长,显然带有稳定大局的意思。由此可见恒丰银行问题之严重。

  经常阅读财经新闻的读者,大概还对恒丰银行这场旷日持久的高管混战记忆犹新。去年5月份,多家媒体爆出,恒丰银行高管通过财务手段,私分过亿元公款。其中董事长蔡国华分得3850万元,原行长栾永泰分得2000余万,副行长毕继繁分得1800万。此外,恒丰前任高管层还试图将逾430亿元的资金,借助外部手段实现对恒丰银行持股。一旦成功,恒丰银行高管将绝对控股这家银行。在恒丰辟谣后不久,原行长栾永泰公开承认私分巨款的事实,并举报董事长蔡国华侵吞公款等诸多违规行为。

  而恒丰方面采取的反击之策是,要求全体1.1万名员工举报前行长栾永泰,并声称因为栾永泰给恒丰造成的损失,全体员工降薪一半。随后栾永泰通过律师发表公开信,称这是一出闹剧。又过了不久,恒丰方面解除了新任行长林治洪的职务,据说林治洪参与了对蔡国华的举报。

  怎么样,这场厮杀是不是已经够乱了。其实深扒一下,这家银行还有更乱的。首先就是其前后两任董事长。

  恒丰银行的前身是烟台住房储蓄银行,2003年时任行长姜喜运掌舵之下,将其改造为为数不多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姜喜运担任董事长至2013年底。按理说姜喜运是恒丰银行市场化探索的有功之臣,然而熟悉的套路又上演了,他腐败了。2014年姜喜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请注意如下几个人物关系:姜喜运退休时,接替他的正是蔡国华。蔡国华2007年才从外地调到烟台担任副市长。而此时担任行长的栾永泰,是从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时期,就跟随姜喜运创业的老部下。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姜喜运落马,是不是因为蔡国华在接任后对他进行了某些调查。但栾永泰与蔡国华之间的互撕,显然带有某种派系斗争色彩。

  而蔡国华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公开简历显示,13岁时他就在德州医专上学了,16岁在山东阳信县阳信镇医院当医生。19岁时,他就已经是共青团阳信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了。这样的神童也是不多见。他上任董事长以后,董事会唯一一个姜喜运时代的旧人,就是栾永泰。两年以后,蔡国华开始频繁更换行长,先是来自平安银行的赵继臣取代了栾永泰。后来又启用了民生系的林治洪,林治洪被免后,恒丰银行长时间不任命行长。据说所有本归行长的职责,都由董事长蔡国华包办。夺权不断白热化。

  升迁无望的党政官员到下属企业任职,领一份高薪,是很常见的现象。恒丰银行也是这样,致使它的权力架构特别诡异。

  作为一家股份制银行,烟台市国资委是恒丰银行最大的股东,国资委对于国有股份的保值增值进行考核。而银监局对于银行的日常业务运营进行监督管理。在这样的考核监管体制下,恒丰高管层的两个人就显得颇为微妙。一是董事长蔡国华,在他担任烟台副市长时,分管的正是国资委。另一个是副行长毕继繁,就是分了1800万那位。他此前是烟台银监分局局长、党委书记。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种状况:恒丰银行的董事长和副行长,正是监管他们的国资委和银监局的老领导。在中国的政治环境里,谁都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尴尬境地:我要管的那个人,曾经正是管我的。这是个谜之闭环啊!

  高管互撕后,恒丰就已注定被调查。有人注意到一个细节,金融出身的郭树清在担任山东省长期间,几乎拜会了山东每家金融机构,唯独没有去恒丰。在他上任银监会主席伊始的新闻发布会上,就透露正在对恒丰银行进行调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一风向再明确不过。就在昨天,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再次强调:银行业监管标准会越来越高,监管会越来越严。恒丰银行渣一样的管理背后,暴露出非常严重的监管问题。这些漏洞,无疑正是监管的目标。

s
shavignon
1 楼
一滩污水
好望角骆驼
2 楼
要证明党与腐败不一定共存,或者说,腐败的地方,不一定有党的影子,其实很容易,只要举出一例腐败分子跟我党没有联系就可以。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