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敢说真话的院士!怒怼体制、结仇无数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10月17日 19点31分 PT
  返回列表
56438 阅读
16 评论
锐视界

提起铁路,在老一辈人的记忆中,是行驶缓慢的老式火车和臭气熏天的火车车厢。

时至今日,提起铁路,人们想到的是风驰电掣的高铁专列和四通八达、密如蛛丝的铁路网。

从10年前第一条高铁线路的开通,到如今2.5万公里的高铁总里程,这段从零到世界第一的突破,离不开一个“少数派分子”的呕心沥血。

他的一生,见证了新中国隧道工程的发展变迁,也亲历了高铁成就的从无到有;

他是最让官员们头疼的院士,也常常会成为与民众“作对”的专家;

他因“口不择言”而多次惹祸上身,也因敢怒敢言而注定流芳千古;

2018年9月20号,这位生前被誉为“中国铁路代言人”的“少数派分子”去世了。

他将80年的人生熊熊燃烧,为中国的隧道和高铁事业照亮了前进的道路。

今天,所有人都该知道这个少数派的名字——“高铁院士”王梦恕。

01

1938年12月24日,王梦恕出生在河南温县的一个世族大家。

原本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童年却饱受人间凄苦。

在他咿呀学语时,家乡闹起了蝗灾,导致地里颗粒无收,家道也随之中落。

蹒跚学步之际,又逢日军大举侵华,全家人被迫搬家至宝鸡。

因为父亲铁路售票员的身份,王梦恕的童年记忆,便是跟着父亲在铁路沿线,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然而这样的经历,也在冥冥之中,将他的一生都与铁路作了个联结。

1956年,18岁的王梦恕考入了唐山铁路学院的桥隧系。

作为当时中国铁路工程和铁路管理领域的最高学府,唐山铁路学院的桥梁专业很有名气,系里的学生对桥梁方向趋之若鹜。相比之下,隧道系就有点无人问津。

然而,王梦恕却拒绝选择随波逐流,毅然报名隧道专业,成了桥隧系中的一名“少数派”,并坚持读完了研究生。

回想起当年的选择,王梦恕道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隧道和地下铁道工程,当年在我国是刚刚起步的学科,这方面落后于国外三、五十年。落后才最需要发展,最需要人才。”

王梦恕在施工现场

将自己的一生都划入“少数派”阵营的王梦恕,参与和主持工程项目多为国内的“第一次”。

1964年,学成毕业的王梦恕被分配到北京地铁公司,参与了我国第一条地下铁道——北京地铁一号线的建设。

彼时,王梦恕在一干大学毕业生中并不起眼,但他却格外能沉下心去钻研。

在一次技术图纸审查时,王梦恕发现,北京地铁一号线的施工设计图内的净空计算未考虑到施工中的贯通误差,而这种设计上的疏忽极容易让列车在行驶过程中撞到隧道壁上。

他将自己的发现上报铁道局,并在紧急会议上论证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的发现,北京高铁一号线全线施工推迟了3个月,3万多张施工图纸作废。

也因为这一发现,成千上万的生命不再置于险地,中国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地下铁路成功运营至今。

北京地铁一号线

02

1981年,经历十年浩劫的王梦恕初心不改,接受了组织上的临危受命,主持修建了当时中国最长的双线电气化铁路隧道——大瑶山隧道。

大瑶山隧道全长14公里,途径多种地貌,地质条件复杂,许多国外专家断言,中国的隧道技术根本无法完成这一项目。

担任总工程师的王梦恕偏偏不信外国人的邪。

他一边身先士卒,亲自带领工人实地勘探地质地貌,一边发誓要改变中国百年以来隧道建设中的施工方法,来应对建设施工中的各种难题。

王梦恕于1981年在隧道出口

他摒弃了旧有的传统方法,不断的画线、钻孔、爆破和勘探,一番的艰苦卓绝,让王梦恕和他的24人攻关小组创立了一套全新的工艺实验。

他的创新实践,将隧道工期从8年缩减至6年半,并将中国落后30年的隧道工艺提升至世界领先水平。

王梦恕团队研发的喷锚支护技术,成为领先于世界的隧道工艺

凭借10项配套技术、42项技术难点,大瑶山隧道成为了我国隧道修建史上的三座里程碑之一,也让王梦恕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1995年,王梦恕当选为中国工程院的首批院士。

功成名就的他,却并未停下脚步,而是如同那被提速的火车一般,在探索与发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随着实践和理论的不断创造积累,他又先后主持了黄河水底隧道工程、大秦铁路军都山隧道、北京地铁复兴门折返线工程、越海隧道等上百个国家重特大工程。

王梦恕的一生,参与并见证了新中国隧道与铁路发展的全过程。作为“少数派”的他,成为了这一历史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03

在人们的固有观念中,“院士”似乎就是一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搞高精尖”的科研人士。

但王梦恕却是院士中的“异类”。

这位不甘于埋头搞科研的院士,在一次次地“抬眼看世界”的过程中,不断地发声和呐喊。

人大代表王梦恕

他是中国少数几个敢说真话、敢直言不讳的人。

他的敢怒敢言让他一次次身处舆论的风口浪尖,也让他因此而在生前背负了诸多的“骂名”。

2011年7月23日,甬温线温州路段发生了震惊全国的高铁追尾事件。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的严重后果。

事件一出,舆论哗然。

民众在谴责铁道部管理层疏忽之余,纷纷开始质疑刚刚起步的中国高铁技术。

这时候,全国上下,只有王梦恕一个人挺身而出,公开声明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来自于人员和管理!

“机器设备和人工是相辅相成的,不是说设备一坏就要出大事故,很明显,这是责任问题。各个管理局不用专业技术人员,却把机车交给大学生。大学生不懂,又没经过系统培训,事故面前就慌了。这才是追尾发生的根本原因。”

动车事故现场

这样的“专家言论”一出现,立即引发了网友的群起而攻之,网上对他的质疑和谩骂不绝于耳。

上级领导劝他:“多说无益,你别再开口了。”

他却不领情:“我说怎么了?我就应该说!老百姓不懂,我还不懂吗?明明是责任问题,却偏偏要说成技术问题。自己否定自己的高铁技术,这是极其不爱国的表现!”

王梦恕院士答“高铁八问”

同样的高铁事故也曾出现在日本,但日本的做法却与国内大相径庭。

他访问日本时,一名日本专家曾告诉他,日本的新干线也曾出过重大事故,死了106个人。原本是技术问题,最后硬是被公布成了责任问题,表面上重罚了司机,最后私下里给了司机许多好处。就是为了保护技术出口。

这番话让王梦恕多年以后依旧捶胸顿足:“如果那个时候有人跟我一块讲事实、说真相,中国的高铁发展也不会在中途停滞好几年啊!”

日本的新干线

涉及到自己的专业领域,王梦恕从不讲半句含糊。可就算是其他行业,一旦有他看不惯的,他也从不住口。

2003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启动。当时设计的河道规划以明渠为主,王梦恕得知设计方案后,发表了反对意见:“明渠浪费土地,水质容易污染,投资数额又大。这样的脏水要它干什么?如果埋在地下,不但花钱少,水质还干净!”

2007年,上海计划建造沪杭磁悬浮列车。王梦恕直言磁悬浮只是一种昂贵的“交通玩具”,不符合“安全、可靠、适用、经济”四项铁路标准。他撰文批评磁悬浮,报社不敢发,要求他签字。他二话不说,大笔一挥写上名字:

“我说的话,我就敢负责!”

全国各地的地铁站台要加装屏蔽门,王梦恕又急得跳脚:“加装一道屏蔽门,本来2分钟一趟的地铁变成了3分钟。说是怕人自杀,真正能自杀的有几个?”

“现在国内地铁越来越复杂,七成的用电量都用在了不该用的设备上,只有三成用在了牵引地铁上。这不是资源浪费是什么?要说自杀,哪里都有人自杀。这笔账,该让国家浪费资源去买单吗?”

此言一出,又引起了网友对他的声讨。他却不以为然:只要对国家有好处,我一定要说!如果大家都不说真话,那社会就没希望了!

如今,隧道引水的主张得到了认可,磁悬浮建造也早已不了了之。这个一直逆风而上的“少数派”,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04

除了专业领域的成就突出、做人的敢说敢当,这位“少数派”院士在生活中的德行操守,也让人心生敬意。

他一生获奖无数、荣誉等身,对名利和地位,他却看得很淡。

许多年前,有一家公司试图高薪聘请他,给他开出了3万的月薪,相当于他当时收入的20倍!

然而,王梦恕不仅断然拒绝,甚至都没给对方一个好脸色:“难道要我去你那当花瓶吗?”

他身兼数个高校的教授职位,却拒绝领多份薪水,只要求各校为他报销差旅费。

他不讲究吃穿,只求食能果腹、衣能蔽体。每天上下班骑着辆破自行车,看他的模样,谁都想象不到他会是一位居功至伟的院士。

作为博士生导师,他培养学生,第一要求品德,第二要求能力,第三要求理论。

在他眼里,德行是一个人安身立命、建功立业的根本。一个学生德行不佳,功课再好、理论水平再高,在他的眼里都过不了关。

除此之外,这个官员们眼中“刻薄”的人,也会流露出他性格厚道的一面。

2013年,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受贿和滥用职权而被判死缓。

曾经,王梦恕公开表示刘志军作风霸道、建设铁路不注重“科学化”,跟刘志军不止一次发生激烈交锋。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审

刘志军倒台,所有人都在忙着划清界限,他却站出来为有罪之人说“公道话”:

“他没倒台的时候,我批评他很多次。现在落马了,我不能再落井下石。在高铁发展方面,刘志军做了很多有用的事。第一条线路开通以后,他敢坐到司机的位置上,一出问题他最先倒霉,所以施工单位也不敢乱来。后来搞不正之风被抓了,那是另外一回事。”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每一次,王梦恕都会因为言论而走入公众的视野。

讲真话、敢直言,既成了他“走红”的理由,也是他一生恪守的信条与人格追求。

“做人要学武则天,死后留块无字碑,是非功过留给后人评说。”

9月23号上午,自深圳北站开往香港九龙西站的G5711次列车准点发车,标志着建设多年的广深港高铁全线投入运营。

短短的26公里路程,在中国两万多公里的高铁线路中,显得微不足道。但细细想来,又觉得振奋人心。

王梦恕曾说,他一生有两个心愿:一是我国铁路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二是我国隧道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我希望未来某一天,大家提起手表就能想到瑞士,提起高铁,就能想到中国!”

截至2017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7万公里,其中高铁2.5万公里,占世界高铁总量的66.3%,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

从无到有,从落后到领先,让人倍感骄傲与自豪的数字背后,藏着的,是像王梦恕这样一代人的一生奋斗与追求。

2020年高速铁路网,图片来自于网络

曾经有人问他:“有没有哪句话,是您信奉并坚守的?”

“忠孝仁义做人,求真务实做事。这就是我所坚守的。”王梦恕这样回答。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也有舍身求法的人。

如今,我们的民族,又有了像王梦恕这样,为国家鞠躬尽瘁、为真理不惜对抗全世界的人。

王梦恕算不上智者,智者不会将自己置身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然而,他每每成为民众的对立面,内心却都在为民族的崛起和民众的生计作呐喊。

做事敢为天下先,做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王梦恕的一生,活出了一个中国人最耿直、最坚贞的风范!

“如果大家都不说真话,那社会就没希望了!”

重温他生前这句话,不知有多少人要为之怆然泪下。

我们这个社会,太需要像他这样敢讲真话、敢为真理献身的英雄。

斯人已逝,风骨长存。

做了一辈子“少数派”的王梦恕,今天应该被最广大的人民所知晓!

但愿他那爱国、敬业、正直和追求真理的精神品格,能穿越千年百年时空的隧道,影响我千秋万代的中华儿女们!

王梦恕院士千古!

白糖糖
1 楼
赞 RIP
L
Lobito-2010
2 楼
媒体的话总是说一半 王梦恕的兄弟是高官 依靠人脉混到隧道局副总工程师 后来又混到院士 不知怎么混到的 一个好人 但绝对不是什么高人 媒体 不骗人就活不下去
全通
3 楼
无耻也能吹成高尚……永不追尾就是他说的,不久就追了 ————————————————————- 王梦恕在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高铁技术总体上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其中轨道技术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这是任何国家比不了的。”而对于日本企业对高铁的担忧,王还说这是在“吃醋”。他并且表示,中国高铁的五大系统“守护”高铁安全,中国高铁控制系统、信号系统很成功,能保证后面不追尾、前面不撞车。 温州动车事故发生之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表示,技术很过关,很可能是司机疲劳驾驶导致的事故。
f
fterrysmom11
4 楼
銳視界?這是新近台巴子水軍的又一個賬號,我們跟踪它有一段時間了。
路人丙
5 楼
你们是谁?
乱叫的猫
6 楼
脑子有问题的记者又在潜移默化的推广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讲话算什么优点,谁还没张嘴了?优点不是讲话,优点是讲理。 说真话,说有知识的话,说有智商的话,说有道理的话,说解决问题的话,才是优点。 说话,但是说假话,说好高骛远的话,说不切实际的话,说不符合规律的话,说自私自利的话,是缺点好不好。 中国的风气就是被这些人带歪的。
只争朝夕
7 楼
中央反汉奸不力
真爷们不折腾
8 楼
他是最让官员们头疼的院士. 看来绝大多数不让官员头疼!和谐!
真爷们不折腾
9 楼
他站对了队,应该吹捧。
a
adegdazsv
10 楼
姓党媒体就是这样,你想怎样? 这也是党要骗人才这样做 否则真没必要搞媒体姓党
苏浩
11 楼
刘志军最亲历亲为。和他的“十二金钗”搞“高”震。所以中国高铁的稳定性绝对天下第一。
要你命三千
12 楼
中科院士就是一个耻辱
C
Cup3
13 楼
死后 才宣传对得起死者吗?
伤疤撕痛
14 楼
接着吹
w
wlhe03
15 楼
要搞什么高铁,只要王梦恕反共反华,就是民主人士。。
N
Niubz
16 楼
明明是最会说话的,怎么样变成最敢说话的,忽悠脑残傻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