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代贪官的情妇们,为何可以被从轻发落?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9日 13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18648 阅读
17 评论
RFA

当年因为江泽民的直接干预而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的全部罪行,只不过是单独或与情妇共同受贿4100万元。而在他之后的另外一位中共党内巨贪,时任中石化董事长的陈同海,除了“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仅个人单独受贿即达1.95亿元之多,几乎是成克杰单独受贿及与情妇共同受贿的总和的五倍之多,而且被抓之前还是畏罪出逃未遂,但却能够被刀下留人,只被判了死缓。

有一家中国大陆境内财经网媒发表的评论文章作者特别注意到,成克杰和陈同海的情妇都是风流韵致、姿色过人的混血女子:成克杰的情妇叫李平,是中日混血;陈同海的情妇叫李薇,是法越混血。

中共政权的主要央媒之一“中国新闻网”当年刊登的一篇标题为《档案解密:成克杰翻供及执行注射死刑内幕》的报道文章,这样描述道:作为1949年后伏法的中国最高官员,如何执行成克杰的死刑判决颇受外界关注。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成克杰作出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成克杰死刑……。(45天后)9月14日,在秦城监狱,成克杰被验明正身。

9点47分,成克杰被带到行刑室门口。他还是西装革履,头发梳得很妥帖。成克杰的表情似乎很平静,他望了一眼行刑室,没有说话,回过身来,向执行死刑的法警、医生和监督执行死刑的人员一一握手。9点53分,成克杰被带到行刑室,准备接受注射死刑。10点10分,成克杰死刑执行完毕,尸体即被送到火葬场火化……。

这篇《档案解密:成克杰翻供及执行注射死刑内幕》发表的时间是在成克杰死后数年。不知道是故意还只是巧合,当时被舆论一致相信会被判处死刑的陈同海正在秦城监狱里等待判决。

该文章的最后一句:“就在(成克杰被处死)当天,新华社播发了成克杰已被处决的消息,但未透露在何处、以何种方式执行。”

读罢这最后一句,联系到内文特别说明的成克杰是在秦城监狱里被“验明正身”,感觉文章作者似乎是在暗示,这个处死成克杰的行刑室就是设在秦城监狱内部。用一个当前的网络流行词表述,就是“细思恐极”!

“就在成克杰奔赴黄泉的前一个礼拜,他的情妇李平因有自首和立功表现,二审中被判无期徒刑。”一篇中共官媒刊登记录中国女子监狱的长篇报道文章,如此介绍说:“2000年7月13日和1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成克杰受贿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当法官出示证据询问成克杰时,成克杰把责任都揽到自己头上,他大包大揽的目的是为了保住李平的性命。”“成克杰被执行死刑后,司法机关一开始对李平封锁这个消息。可后来李平晓得了这个情况后痛不欲生,在监狱里绝食打算随成克杰而去,他们在铁窗之下上演了一出生死恋。”

请读者和听众们注意,这位成克杰的情妇李平被判了无期徒刑还是因为“有自首和立功表现”,不然的话,下场也可能和成克杰一样。区别只是她若被判死,肯定不会是在秦城监狱里的行刑室被执行注射死刑,因为她级别不够。

当年在被二审裁定维持无期徒刑判决之后,得知成克杰被执行死刑,原本已经拿到港商身份的李平最后悔的事情,可能就是为自己换得无期徒刑“轻判”的“立功”和“自首”情节了。

成克杰与李平共同受贿的时段,全都是成克杰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期间。当时的成克杰因为自己的党龄短,根本没有想到日后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里必须有的那个壮族代表名额会分配到自己头上,所以给自己设计六十五岁之后的退休生活就是到香港和李平共度余生。就连当时的中共央媒都在其关于成克杰的报道文章中承认,成克杰与李平的关系是“与众不同”,他们二人是“在互相利用中产生了真感情”。

而李平的所谓狱中“立功”背景,有当时的中国内地网民透露,是办案人员把“移花接木”的成克杰与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照片一张张出示给李平,令受到强烈刺激的李平情绪失控,一度相信了成克杰对自己并非“用情专一”……。

当时中国内地网媒中透露出的更加耸人听闻的内幕是:当时的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韩杼滨对成克杰“公报私仇”,说是“(当年的)老江准备拿下一个副国级官员,借此来反腐。柿子捡着软的捏,就挑成克杰了。再加上成克杰和当时的最高检察长韩杼滨有私仇,韩杼滨是江泽民心腹,韩杼滨估计在江泽民面前说了很多成克杰的坏话,老江就拍板杀掉成克杰算了。”

这个说法实在是有点过于阴谋论了,但当时的最高检察长确实是韩杼滨,而这个韩杼滨确实也是江泽民从上海带到北京中央政权的主要政治亲信之一,这是千真万确的。

至于成克杰与韩杼滨之间的“过节”,是早在这位韩杼滨调任上海铁路局局长之前的事情。

自称自己是党从壮族深山里一步步培养出来的苦孩子出身的成克杰是1933年生人,本是铁路工程师出身,进入广西自治区政府任职之前的全部工作经历都是在广西柳州铁路局。

比成克杰年长一岁的韩杼滨,自中共建政之后也是长期任职于广西柳州铁路局。但直到韩杼滨1983年由广西柳州铁路局副局长调升上海铁路局局长的那段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与成克杰之间隔着好几个级别。而成克杰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壮族工程师的“少数民族知识分子”背景,才在韩杼滨调升上海的次年被安排入党……。可见此二人在当年的广西柳州铁路局系统内“矛盾至深”的猜测,缺乏必要前提。

说起来,年龄仅相差一岁的成克杰和韩杼滨都是出自广西柳州铁路局,又都是同时“当选”副国级领导人的。

1998年3月,成克杰在第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高票当选”副委员长。在同日进行的另外一项投票选举过程中,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建议”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韩杼滨创下了中共自实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之后的空前丢票纪录:在两千九百五十张选票中,只有一千九百一十九票赞成, 反对票高达九百五十张, 弃权票达三百四十四张, 总失票率百分之三十五。这个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众所周知,在正常的民主制度下, 因为投票人真正有按照自己意志做出选择的自由, 所以任何一项职务的竞争者之一如果能够得到百分之六十多的支持票,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但是在中共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 首先是各个国家领导人职务的候选人都是由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指定; 其次是每项具体职务的候选人都是不准投票人有选择自由的“等额选举”; 再次是相当一批“人民代表”都是共产党政权的绝对“驯服工具”, 部分“人民代表”虽然具有发挥个人政治判断能力的基本素质, 但却都要受到相当的政治压力 -- 虽然是无记名投票。

而就在这数重“政治保险”的前提下, 韩杼滨居然还丢失了百分之三十五的选票, 足以说明所有参加投票的人大代表中, 凡是愿意并敢于表示不同意见的那批人, 可能全都不同意由这个“毫无法律工作经验”、文化程度仅是个“涵授大专”的江泽民政治亲信, 由铁道部长升任非常重要的最高检察长职务。

当时的一位人大代表在3月17日的“选举”完成之后, 即毫无顾忌地向他所在代表团的其他代表发牢骚说: 把一个按国家规定应该退休的铁道部长提升成我们国家的最高检察长, 简直是在同共和国的法制建设开玩笑。我们的宣传中口口声声加强法制队伍建设, 口口声声要干部知识化和专业化。铁道部长的“专业”和最高检察长的专业怎么可能是一回事? 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

更有在同一届政协会议开完后, 被允许列席人大会议的一位政协委员联想到“文革”时期, 姚文元力主提拔起来的《人民日报》社长兼总编辑鲁瑛。当时, 因为“造反派”出身的鲁瑛最大特点就是时常要念出几个白字, 故被蔑称为“白字总编”。如今, 与姚文元同样也是从上海起家的江泽民, 居然提拔了一个“法盲检察长”。

日后有自称“熟知内幕”的人士透露,成克杰的所谓“高票当选”确是事实,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所有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历届副职领导人中的少数民族代表全都是“高票当选”,无一例外。而韩杼滨之所以失票数创纪录,不但因为他是“法盲”,而且即使是在他浸淫数十年的铁道系统里,也是一个一生中从未有过半天校园生活经历的“科盲”, 甚或是半文盲。

成克杰则不一样,早年不但有五年制的北方交通大学铁道商务系运动工程专业的完全学历,而且还曾经是北京俄文专修学校留学生部留学预备生,在中共政坛内为官之前已经有了铁路分局的总工程师头衔。正因为有如此对比之反差,所以在成克杰和韩杼滨从1998年3月双双成为副国级领导人之后,成克杰曾经在私下场合流露出过对韩杼滨的不屑,不屑韩杼滨“有资历没学历”的同时,还耻笑他是“全国人大会议上的跑票大王”…….。

成克杰是否真是被韩杼滨“公报私仇”另论,但相比于日后被“刀下留人”的红二代陈同海,成克杰不但自己死得冤,相比于被“居留审查”三年多时间就重获自由去香港定居的陈同海情妇李薇,至今还在北京女子监狱里服刑的成克杰的情妇李平就更冤了。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提及了,与陈同海第一次上床,李薇就获得了北京城里183家中石化加油站的部分股权。而李薇从陈同海那里,以及通过与她先后进行“权色交易”的其他众多中共高官处,所得到的“酬劳”总共有多少?虽然我们外界可能永远无法知道准确数字,但仅从逻辑上判断,肯定是李平与成克杰的共同受贿总数额的N倍。而相比于李平被“从轻”判处无期徒刑的下场,李薇之所以能够很快重获自由之身,除了她的主要情夫之一陈同海的“红二代”及“朱镕基手下红人”等特殊政治背景之外,更因为她在陈同海之外的那一大票副省部级以上的高官情夫与她之间的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都是她在被“居留审查”期间,与中共当局讨价还价的本钱。

泰傻
1 楼
初步判断,她们都是中纪委反腐娘子军的重要成员,身份背景都属于最高机密。
I
InNorthTexas
2 楼
党的西施, 习的貂蝉。
多德少才
3 楼
假模假样反腐,真刀真枪窝斗。
温雪承
4 楼
估计是被哪位上层领导看上了,跟法院打过招呼。
问题哥
5 楼
乌纱红颜尽风骚 东窗事发议满朝 失足妇女本受骗 本党焉能再屠刀?
洋知青
6 楼
贪污主力红N代是一尊复辟的基本盘,如果他们不反对一尊,一尊是不会动他们的。
想不开1
7 楼
情妇是共享的.
g
gameon
8 楼
多少干部都是被红颜拖进祸水的,不追究她们的责任不公平。
A
Armin
9 楼
培养一个风流少妇不容易,当然不能和贪官们同归于尽了。 另外,成克杰是入戏太深还是咋的了?还一一握手告别,太有风度了。
X
X723
10 楼
肯定姿色不錯有人接盤吧?
南风南
11 楼
徐才厚的情妇在他倒台后被习家收为二媳妇,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反正女人在CCP就是玩物。这规矩是毛本人言传身教,有啥稀奇。
l
lthy
12 楼
自古就是胜方杀掉败方男人,然后占有败方女人。
w
williamsteng
13 楼
这些贪官的情妇,不管是否是红二代贪官的情妇,大都是弱者。当然应该从轻发落。和女性相比,许多男性应该汗颜。
w
williamsteng
14 楼
当年国民党在重庆抓了好几百的共产党员,其中有100多女性,叛变的都是男性共产党员,100多女性共产党员,没有一个叛变的,哪怕是受到酷刑。
好望角骆驼
15 楼
做谁的情人,是一个立场的问题。做红二代、红三代的情人,是为红色江山添砖加瓦。 红二代贪官的情妇们,为何可以被从轻发落? 可以鼓励!
D
DoctorXI
16 楼
没错,做红二代的情人可以生出小粉红来
m
markyang
17 楼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739/202102/8360.html 马克谈天下(179) 苏联解体30周年回顾